=领巾儿☆很随意 大概是画画的,偶尔写文。穷苦的大一狗。一直不更新一更更存货。
fgo和原创刷屏

【MHA/出轰】Antarctica(06)


★cp出轰
★絮絮叨叨的废话们。

★努力补出来了,续一下上次的更新,因为分段的问题6还是单独拿出来算一章好了。

6.
上鸣电气走了以后已经是下午三点,虽然极地依然是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他们位于中纬度的家乡这是应该已经可以看到太阳西斜时的暖色日光了。轰焦冻给绿谷出久开了一剂外用药,在他眼周的皮肤上涂了一层后放上了冰袋。他想了想,干脆起身拿绷带把它固定在绿谷脸上。

绿谷出久的头发从绷带的旁边翘起来,轰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绿谷本能地避开了一下,反应过来以后马上又安静顺从地等待着。自从昨晚昏睡过去以后,他早上起来就没见到轰焦冻了——“见到”是一种修辞的说法,毕竟他现在什么都见不到——上鸣电气的声音出现的时候他还有些惊讶。与上鸣的活力不同的是,轰焦冻一直以来就像个老爷爷一样安定随和,仿佛有他在的时候整片空气都悠哉了起来,也许是这种特质才让绿谷能在失明的恐慌不安中找到难得的安逸。

今天的空气中却多了焦躁的成分,绿谷出久从轰比往常草率一点的动作里读出来这点,于是诚惶诚恐地不敢造次。然而即使在剧烈波动的情绪中,轰焦冻最后还是打了一个完美的结。绿谷忍不住开口:“发生什么了吗,轰君?”

“……刚刚跟八木老师打了电话。”轰焦冻坐回椅子上。

“……?!那……他身体怎么样?”

“听声音和以前一样,但是……毕竟他很会瞒,所以我也说不准。”轰焦冻如实地说,“ 他让你以后多注意一点。特别是等到五月的时候就只有上鸣一个医生了,所以就算没太阳也要好好戴护目镜。”

……果然眼睛的事暴露了,绿谷挠挠头发,然后发现这句话的后半句让他有点困惑。半晌以后,他的动作停了一下。
“……轰君不在这里越冬吗?”

“我不知道。”沉默了几秒钟之后,轰焦冻这么回答。

“……这样啊。”绿谷放弃一般地躺下来,虽然能大概猜到缘由,但即使是站在朋友的立场上,他也是没有理由去更多地过问别人家的私事的——虽然当初在邀请轰加入科考项目时他也没考虑这么多。

而也许是因为他实在是憋不住话的性格,轰焦冻反而主动开口:“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什么?”

“最初来这里是绿谷你的建议,我很感谢你……让我重新思考了利用自己能力的方法。毕竟在那么远的地方也只有我自己的力量了,不必受到那个人的影响。但是最近我越来越觉得,这样是不是在逃避呢?会不会其实辜负了绿谷你的本意,利用了你的建议?”轰焦冻自顾自说着。绿谷出久想他并不在意这种事,但还是安静地听了下去。

“四月份的时候,研究所的报名就会结束了,如果越冬前就回去我也已经能够面对那个人了。回去之后我是不是应该就这么读完本科,考研究生,之后读博士,顺理成章地成为医生?我不知道。但是唯一明白的是,以前的我只想着要否定那个人的道路,别的东西好像都看不见一样。但是现在……”轰焦冻看着自己交叉在一起的手指,片刻后继续说,“我也想像你们一样纯粹地为了这个世界努力,但是现在我的世界不一样了,突然变得很广阔。自己想去哪里想做什么,我不知道。我……很迷茫。”

说完之后他就有些后悔了。此时的他是个在工作时间的医生,站在医生的立场上和病人说这些,多少有点不妥。但两个人都不是饭田天哉那种爱较真的性格,这点后悔只是出现了一瞬间就随风而去了。

“轰君要考虑留下来过冬吗?”

“哈?”

良久,绿谷出久开口,说出了一句话题开始前的问题,甚至让轰焦冻以为绿谷根本就没听见自己在讲什么。

“不是……你看,南极的冬天可是很美的——虽然我也没亲身经历过……”没有意识到自己说出了跟恩师一样的话,绿谷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但轰君不想看看吗?那些没有见过的景色。见过不一样的风景以后,到时候说不定就会知道了——想去的地方和想做的事。这样做并不是在逃避,而是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在轰君找到以前,至少在南极洲这段时间,我会尽力陪着你的。所以……”

虽然现在眼睛受伤的是自己,但是绿谷出久觉得轰焦冻才更像那个失明的人。他从黑暗的、只有一扇窗的房间里出来后,面对的是白皑皑的雪原,最初的欣喜平静下去后就是不知要去哪里的困惑。获得自由却在雪地中孤零零的少年让他实在没办法放着不管,于是他又问了一遍。

“要留下来过冬吗,轰君?”

“……好。”

TBC.

想写这样的对话很久啦!今天终于如愿补出来了(泣)
在学校里发生的事不打算具体写出来,大概就是绿谷看到跟爸爸吵架的轰就留意起他来,之后邀请轰一起去南极,因为在那里可以获得自己的成功而不会有任何来自父亲的干扰和压力,是轰重新找到自我价值的机会。比起原作来是非常非常平淡的小事,而且用了很久的时间不过我觉得对轰的意义也很重大就是了。
(悄悄赞美平哥能塑造那么丰富的角色我要吹他一辈子)

评论(1)
热度(31)
©旗帜一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