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巾儿☆很随意 大概是画画的,偶尔写文。穷苦的大一狗。一直不更新一更更存货。
fgo和原创刷屏

【MHA/出轰】Antarctica(4-5)

★cp出轰 少量茶胜

★我又在转移过程中丢了文档(爆笑)

★丢失的文档有3k+(爆笑)

★这就是为什么这次更新尽管过了那么久还是这么点字

★慢慢填,不急,免得又丢字,呵呵

★反正会好好写完的,速度随缘吧

Ps.这里原著中所有英雄都用真名,英雄名是外号一类的东西。

4.

大门打开以后几只靴子迈了进来,上面无一例外地沾上了到脚踝的雪。它们的主人们——外出作业的队员们碰上了降雪,衣服很快就被打湿,青年们进屋以后都哆哆嗦嗦地跑回房间换衣服。

轰焦冻提着急救箱也推门进来,嘱咐同僚们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就马上来找他之后摘下帽子,那上面并不像其他人那样的潮湿。不过这也是当然的——毕竟轰焦冻今天只是坐在车里待命,自然也没有被雪砸到的机会。

托某个伤员的福,轰焦冻昨天几乎是整晚没合眼,隔一个小时就要换一次冰毛巾。这导致早上七点钟出发前他摇摇欲坠看起来像是海浪中的浮标。队友爱的温暖伟大很快就体现了出来,没人愿意叫醒他,于是轰焦冻今天从出发开始算的四个小时里都是在车里睡过去的。

铜版纸封皮的医学杂志抱着实在膈手,再加上没有调整过的坐姿保持久了让他全身酸痛,他才醒了过来,惊觉队友都不在车上,于是稍微有点慌地摇下车窗,看见他们在冰天雪地中艰苦劳作的身影,沉默良久思考了一下自己当初乘上那架从乌斯怀亚起飞的飞机的意义。

回来以后轰正打算去医务室看看,反正也是中午的休息时间,闲着也是闲着;再加上绿谷出久的属性加成让人实在是有些不放心,就算有轮班的上鸣医生在轰还是决定要亲自确认一下。

正当他往医务室走的时候相泽消太叫住了他,指了指另一个方向说:“八木说他想让你打电话给他。”

八木俊典是雄英的教授,虽然身为医学生的轰焦冻不在他所教的学院里,但极地项目的培训基本都是他来负责的,轰也因此能和他聊上几次。

过了那么多年卫星电话的收费还是那么贵,清脆的抑扬顿挫的女声将电话转接到八木俊典的办公室后轰焦冻将桌上用来计算话费的沙漏翻了过来,在等待接听的几秒钟里轰莫名紧张起来。

“你好,这里是Allmight的办公室!”

“老师好,我是医学院的轰。”轰焦冻拿着话筒鞠躬。

“哈哈哈轰少年啊,猜到是你了。”

“嗯。请问老师您找我有什么事吗?”他甚至开始使用敬语了。

“首先第一件事:绿谷少年的事我已经从相泽那里听说了,这两天就麻烦你了。”

“没事,怎么说我也是来工作的。”

“工作吗……”电话那边的八木俊典好像在犹豫什么,少见地吞吞吐吐起来,“那么第二件事,呃……是关于轰——你父亲的。”

“……是?”轰焦冻握紧了电话听筒。

“你去南极的事……没告诉他吗?”

……

啊,暴露了。

5.

轰焦冻一直认为,父亲炎司作为他童年阴影的源头,给他造成的感觉不是被崩溃的母亲烫伤的疼痛,而是创面开始愈合时的痒。让他恨不得扯开纱布将脸重新弄伤,仿佛有许多蛆虫在皮肤上爬着吞食着他的软组织,比纯粹的疼痛还要让他反感、厌恶、恶心。至少疼痛能让人昏厥或者开始麻木。他甚至有时想着如果轰炎司是个彻头彻尾一无是处的人渣那倒还好办很多,他只需要在纯粹的疼痛中纯粹地憎恨他就可以了,但他不是。

轰炎司是个非常、非常差劲的父亲。但他从事着轰焦冻憧憬的职业,作为医生有着优秀的能力。并且不管是否情愿,轰焦冻在他的庇护下长大,因为他提供的教育而考上雄英,轰焦冻的身上流着他的血。提供了优秀基因的父亲总说他是“完美的作品”而并不把他当成人,他一直认为只有用自己的力量变得优秀,证明父亲的错误,才能结束这份不快。

就像母亲一样,他对身上流着父亲的血的自己也感到反感、厌恶、恶心。出身就像不懈地跟在他身边的骚灵,每次都在他取得阶段性的成功之后用毫无辨识度的声音告诉他:

不愧是轰炎司的儿子。

有那么优秀的父亲,儿子也会很优秀呢。

血统果然也很重要啊!

……

……

只有,用自己的力量变得优秀,才能结束这份不快。

这种梦魇般的刺痒一直持续到大三的时候。面对毕业去向的选择时父亲开的研究所发来了邀请,意味不言自明。轰焦冻烦闷得想要离开,正好此时学校的极地项目开始报名,朋友的邀请加上一时兴起之下他就去了乌斯怀亚。

整件事只有姐姐知道,而这几个月父亲还一直以为轰焦冻在学校乖乖上课。

“违反了什么规定吗?”

“嗯?”八木俊典一愣。

“我是说,他不知情这件事,违反了什么规定吗?”轰焦冻控制不住地开始变得尖锐。

“哈哈哈没有没有,再怎么说都是成年人了嘛……不过轰少年啊,南极是个好地方,工作之余希望你能把其他东西放下,去看一看吧——就当观光也好。研究生的申请时间四月就过了,要是你想冬天前回来的话我也没什么意见……但是南极的冬天可是很美的哦?”

挂断电话后轰焦冻想起那个建议他来南极的朋友绿谷出久。他看了看时间,去食堂吃了午饭之后就回医务室准备交接。打开医务室的门之后,轰焦冻听见上鸣的嘲笑和绿谷出久的懊恼抱怨。

注意到轰焦冻的上鸣电气看起来很兴奋,用好像刚发现了什么新物种一样的表情叫他:“哦,轰!我跟你说哦,绿谷这家伙竟然还不知道丽日和爆豪在一起的事——”

“上鸣君你太过分了啊?!这种事不知道有什么奇怪的!”就算看不见,绿谷出久还是有点恼怒地敲着枕头。

“可是大家都知道了他俩也没瞒着,绿谷你是不是太迟钝啦——你问问轰看他怎么想?(笑)”

“……?”

轰焦冻茫然地眨眼,似乎还有些吃惊。

“……诶?”

“…………轰你竟然也不知道吗?!”

上鸣电气有生以来,第一次同时遇到两个钝感到极端的人。

TBC.

本来还有6的但是丢了wwwwwwwww

靠,锤子便签毁一生,我已经那么小心地用电脑转移了还是被洗掉,垃圾 垃圾(踹翻垃圾桶)

评论(1)
热度(32)
©旗帜一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