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巾儿☆很随意 大概是画画的,偶尔写文。穷苦的大一狗。一直不更新一更更存货。
fgo和原创刷屏

【MHA/出轰】海沟(07)


★cp出轰

★时间线跳一跳

★欢快地OOC着

★终于完结了玛德

★拖了好久的坑终于写完了我如同挤牙膏

★好不容易憋出来了,昏厥,第一篇完结的坑,感谢汀汀的催促

07

“抱歉轰同学,久等了。”绿谷从校门口的人群中挤出来,朝着轰等待的方向走过去。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因为媒体争先恐后的采访变得更乱了,身子也在还没退干净的春寒里发出热气。

他们今天约好了一道去商店街参加班里的毕业聚会,轰把手机关上放进口袋里,摇摇头:“没事,走吧。”

此时是四月,樱花飘到他的手上,被他连着手机一起无意间带进了口袋。绿谷看到了,然后无来由地猜测轰之后打电话的时候会不会闻到香味。

轰越过他看看雄英被记者几乎堵住的校门,第一次那么强烈地意识到他们的故事几乎都是在这里面发生的,从而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怀念感觉。雄英高中的毕业证书被好好装在他们各自的书包里面,预计着有一天能够被谁再次翻出来变成两个英雄从这里成长的见证。

轰在出校门的时候也被包围了,但是他对记者有一种不擅长应对的微妙抵触,再加之本身性格的缘故,从这个帅气的少年嘴里能问出来的料非常少。记者觉得没趣的话,很快他就得以脱身,然而绿谷却没这么好运——话题性强又性子偏软,愣是被堵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等得有点太久了,走往车站的路上他有点疑惑地问了一句。绿谷脸有点发红:“啊,有个学妹……来告白了。”

轰点头,也难怪,绿谷出久的人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节节攀升,也不是不能理解。不过理解是一回事,感觉有点酸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轰把手插进口袋里,低头看着被自己踢开的石头。

绿谷觉得有些尴尬,在心里吐槽了实话实说的自己,默不作声的轰这时候稍微让他有点忐忑。

“……轰同学?”他小心翼翼地观察对方的表情。
“什么事。”轰头也不抬。

“生气了?……抱歉让你等那么久。”

“没有。”轰终于直视绿谷的眼睛,“只是在想你也变得很受欢迎了呢。”

绿谷心说这根本不公平,曾经轰还被评为雄英王子呢情人节的礼物都塞满抽屉。不过毕竟迟到的是他,即使轰真的不在意他也觉得理亏,再说轰生气的理由也太过可爱了一点。

绿谷心情好了不少,在毕业典礼上哭过一轮的煽情气氛也不知不觉被冲淡了。或许是跟这个人在一起的话“一个阶段结束了”的感觉就会少许多,取而代之的是一份“恒定不变”的安心感。他觉得自己想的有点多,但这个人对自己的喜欢似乎已经维持了很久却真的没有改变过。

之后他这么跟轰讲过,轰摇头说没有恒定不变的东西,他的那份感情也是这样——不可能不变的,因为每一天都在加深。

这会儿他们坐在去商店街的电车上,车厢内没有什么人,西沉的太阳熏得他们昏昏欲睡。轰看着窗外匆匆跑过的云和树旁边坐着困倦得眼睛已经开始闭上的绿谷。恍惚间觉得电车会一直这么开着,直到有一天他们会和整个世界一起腐烂,海水也从地表消失,然后沧海桑田的故事不再是连想都不曾想过的幻影。

随即轰发现这个想法冒出得有些突然,毕竟他才刚刚毕业,想这么永久的事情实在太不符合年龄了。不过他本来也有些地方像个老头子,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罢了。

不知不觉电车到了他们的目的地,还是停下了。他推推绿谷把他叫醒,对方惊醒时有点慌乱的样子还蛮有趣。

下车后他的手还是放在口袋里。绿谷看看他,又时不时看向别处,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一时间轰还有点担心他是不是不舒服:“你需要休息一下吗?”

“啊?……不是这样的。”绿谷愣了一下,然后了然地摇头。

“那是?”

“……要,要牵手吗?”

“嗯?”轰没反应过来。

“那个……毕竟……”绿谷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们在交往不是吗。我想……牵着手走进毕业宴会。”

“……嗯。”轰好像在笑,他抓住绿谷的手,“那,这样就好。”

“恭喜毕业。”

“恭喜毕业。”

似乎经历了一个漫长寒冷的冬季,雪霁以后终于有树枝抽芽,尽管有了一些弯弯绕绕,他们终于还是走到了一起。

end

评论(3)
热度(48)
©旗帜一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