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巾儿☆很随意 大概是画画的,偶尔写文。穷苦的大一狗。一直不更新一更更存货。
fgo和原创刷屏

【MHA/出轰】海沟(03)


★出←轰

★写这个环节的时候锤子便签抽了所以感情爆发的时候打的一段字随风而去。

★fuck you 锤子便签。

★私心轻微的百響,糖,我好喜欢女孩子

★这章果然更短小了,其实是为了抢救一下已经不复存在的断章的节奏……【ry

★不要嫌我矫情
★疯狂OOC
★废话很多,如果觉得读的累请跳着看

03.

所有的暗恋都是费尽心机而且冷静理智至极的,需要绞尽脑汁把自己的心思隐藏起来,还不能让旁人觉查出一丝异样。这很难,但轰做得不错。

轰小心翼翼地把这种对朋友不该有的心情埋藏起来,放到什么人都找不到的地方,成为只属于他自己的宝藏。珍而重之以后藏的越久越好,久到连自己都忘了它在哪里。毕竟时间会掩盖一切,再纵深的沟谷也总有一天会被填平。这样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他终于能从容地看着绿谷——或许是在许多年后的某场同学会上,绿谷已经有了共许一生的人,而他从容地摇晃酒杯,借着酒意任性般地轻描淡写,轻轻带出一句,我以前还喜欢过你来着,然后收获绿谷有些意外又无奈的笑。

如此秘而不宣的原因,绝不是因为这是不值一提的事。反而是因为情感成长得过于迅速,压的他喘不过气,只能患得患失地保存友谊。为了他们的友谊他也经常欺骗自己他并没有那么喜欢绿谷,但似乎每次他都会在说服自己的过程中发现这份喜欢的分量又变得更加沉重。

甚至在梦中,他和绿谷接吻,他们的身躯交叠在一起。惊醒以后在自我厌恶和坦然相对的微妙平衡之中,他的喜欢膨胀发酵,变成他害怕的一个庞然大物,却被他强硬地锁到最深层的地方,动弹不得。

人的身体能容得下这样如滔天洪水一般的感情,却独独撑不起说出那四个音节的勇气。

闷在心里的喊叫被他有条不紊地憋到了二月份,又快要到了一个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送出巧克力的日子。心有所属的人们各怀心事,没什么在意的人的人们节日气氛反而高涨,在A班也是如此。考试将近下课以后八百万总被叫到办公室,以丽日为首的女生们则聚在一起讨论巧克力的做法和将要赠与的人们,顺便调侃已经脱了团的耳郎。

"耳郎同学一定是要送给那个人吧!"丽日牵头。

"从没听你说过是什么样的人呢。"梅雨补刀。

"不要说了你们啊——"耳郎把脸埋到双手里,又分开手指透出一双周围变红的眼睛,"当然是要送的……然后,是个很温柔,很可爱的人。"

恰巧这时八百万打开门走进来,听到了全程的轰抬头看到她一愣以后脸红到了耳根。轰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联想到自己不免一阵心塞。

粉红色的氛围一直蔓延到轰放学回家的路上,路边的便利店和超市都挂满了巧克力特价促销的广告语。轰呵着白气,莫名烦躁了起来,赌气似的快步往前走。反正也打算把这个秘密带到棺材里了不是吗。

当晚轰遮遮掩掩地走进家门,冬美见状连问了好几次他是不是肚子疼。轰在姐姐放下心来以后就冲进了自己的房间,把衣服扔在桌子上,摊开以后露出一盒没有拆封的巧克力。

轰坐在桌子前,盯着那盒巧克力。觉得毫无意义,但又忍不住想要送出去。最后做了一下挣扎他还是跑出房间去找了一张包装纸,普通的米色,没有一点辨识度。他挪开巧克力,把纸张展开到书桌上以后小少爷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还从没做过这样的事,懊恼地上网搜了搜。

与日俱增的情感急需一个表达的出口,就算是匿名的也无所谓。绿谷也许会因为这来源于不知名仰慕者的礼物而感到高兴吧。

2月13日,等到班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轰把里面附了卡片的包装盒轻巧地放在绿谷的抽屉里。他甚至不敢在卡片上写太多字,生怕绿谷从字迹上看出端倪。

然后他环顾四周,确定四下无人,然后拎起书包跑出去。

冲出校门口的时候他突然有些哭笑不得——跟做贼似的。恋爱是那么美好的东西,而他却对此畏首畏尾,躲藏在荆棘丛里狼狈地弄得浑身是伤。

次日,不知情的绿谷从桌子里面摸出巧克力,自然是被很多同学看到了。爱热闹的几个围着绿谷起哄,临到上课前又被饭田叫回座位。身为当事人的绿谷一开始脸红得滴血,却对着匿名信逐渐地开始若有所思。轰坐在最后一排看着绿谷,一言不发,不料却对上了那双绿眼睛。

轰吓了一跳,好在上课铃及时地打响,他也有了光明正大把视线扭到讲台上的理由。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吃午饭了。他不合时宜地想到。

TBC.

码这章的时候关于暗恋的一些体会不小心就像黑泥一样涌出来了……所以废话超多然后剧情相关的反而超少……【土下座

后悔了想要删掉一点的时候,却出于私心觉得每句都舍不得删,委屈你们了【合掌

评论(4)
热度(62)
©旗帜一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