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巾儿☆很随意 大概是画画的,偶尔写文。穷苦的大一狗。一直不更新一更更存货。
fgo和原创刷屏

【MHA/出轰】海沟(02)

★出←轰
★不会写傻白甜的我已经是个废人了
★话说我根本不会写文,为什么要双更。
★我想快点开始小虐怡情
★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日常的刷好感环节skip【ry

02.
青春期的友谊总是生成得特别快,这里又要用到雨后春笋这样俗套但又贴切的比喻了。绿谷出久在无形之中给轰发了一张好人卡以后便和轰来往密切了不少,下课以后讨论几句将要去实习的事务所,或者放学以后坐在一起解决上课时留下的问题。大多数时候都是轰主动来找他,他某个恍惚间却发现他好像已经习惯于经常待在一起了。

第四次他们待在一起度过的放学后的时间里,轰侧头看着绿谷冥思苦想解一道理科题的脸。日薄西山带来的大逆光让绿谷的表情看得不太真切,只有金色的虚边框住他的轮廓并小心地鎏金他翘起来的头发。

轰想了很久为什么那时会有非常强烈的,想要凑上前去,想要跟绿谷挨得极近的冲动。也许是想要看清绿谷的表情到底是怎样的专心致志,他想。并或许是人为地无视了"想要看清绿谷的表情"的原因。

他那时还什么都不知道。毕竟恋爱的开始是如此不动声色,就像在极深的海底发育出一条极深的海沟,乘着船的人难以从波澜起伏中发觉它的存在。

但是也快了。毕竟深渊不会一直被忽视,总有一天你会知道它就在那里。

  事情出现改变是在短短的一周之后。这周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足以让两个人交换手机号外加一起学习那么好几次。

这天卷携着鲜血和刀光来到了保须市,轰看到短信以后心脏一瞬间有种被谁揪住的感觉。无视父亲的怒吼他丢给安德瓦一个背影,口述了一串地址之后头也不回地跑了。

"我的朋友遇到麻烦了。"

是非常重要的……朋友。轰抿唇在心里补上一句,觉得一时之间有些别扭。

到达现场的时候他看到倒在地上的几个伤员时呼吸一窒,攻击先于思考而发出,惊觉自己某一方面变得越来越像绿谷。把伤员丢到身后以后他本想凭借一己之力保护他们,因此斯坦因对他的攻击被绿谷挡住,绿谷站在他的身边陪同他一起站在防线上,惊喜之余还让他觉得有种能支撑他勇往直前的安心感。

而这安心感的由头,在他不久之后剖析心路历程时将一清二楚,并让他无所适从。

事情解决后饭田被医生叫去做检查,剩下的两个人躺在医院的病房里百无聊赖。生气地骂了警长的轰在绿谷看来好像依然有些不满,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轰同学……你还好吗?"绿谷试探着问,"警官他也是有苦衷的……那个……"

"……我知道。"轰抬头,唇色有些发白。他绑着绷带那只手的手指抽搐了几下:"不是因为这个。"
"……啊。"绿谷想了想,麻醉药效减轻带来的刺痛让他恍然大悟。不知是福是祸,他还没有熟练使用这个个性,因此有过多次骨折,对于疼痛的敏感程度也大幅度减轻,麻醉失效后的疼自然也察觉得晚一些。

"不……明明我是受伤最轻的那个,却……真是抱歉啊。"轰的头垂下来,盯着自己手上的绷带。

"别这么说。"绿谷摇头,拄着拐挪动到了轰的病床旁边,还一边犯起了分析癖,"毕竟皮外伤的疼痛比较外显,轰同学又比较擅长中长距离的攻击个性还不容易受伤,对了减轻疼痛的话我知道一个咒语……"

轰往里挪了挪给绿谷腾出坐下的位置:"绿谷你腿骨折了不是吗?明明你叫我一声我就会去你那边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卡了壳,呆呆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绿谷的眼睛,屏息凝神心如擂鼓。

绿谷的额头碰到了他的以后就闭上了眼不再有任何动作,他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可笑又可爱的"痛痛飞走了"的咒语,除了表达对朋友的关怀之外别无他意。但他却控制不住自己飞涨的心率,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起来。

他们额头相碰以后的十几秒里,轰紧张得甚至开始数起绿谷的雀斑。然后他俩就分开了,徒留一个怅然若失的轰焦冻。

"是以前妈妈经常做的咒语一类的东西……"绿谷笑得人畜无害,"希望你能觉得好一点。虽然很幼稚啦……轰同学?"

轰眼神游移,刚要说什么时病房的门被推开,绿谷转过头跟刚进来的饭田打了个招呼。

"医生说等一下要再检查一次……哎轰同学你要做什么?"饭田有些意外地看着从病床上迅速走到他跟前的轰。因为轰的腿没有受伤所以行动比现在的他要快上不少。

轰好像在确认什么一样,做了一套跟绿谷一样额头相贴的动作,分开时饭田依然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饭田。"轰按着他的肩膀,"感觉怎么样?"
"???就算你问怎么样也……没什么感觉啊。"

"……我去下洗手间。"轰顿了顿,走出病房。

"绿谷,这是怎么回事?"饭田依然不明所以,轰关上门以后他就转头问绿谷。
"呃……可能是想表示关心?"绿谷猜测。
没头没尾的对话使得饭田一头雾水。了解些许前因后果的绿谷又一次心说轰同学真是个好人啊!无心之中又给他发了一张卡。

没有任何感觉。轰双手撑在洗手池边上,低头看水形成了漩涡以后流下去。跟饭田紧贴额头时双方都没有任何感觉。估计和绿谷之外的任何一个人做这样的动作,他都能当做是一个幼稚又可爱的祝福,并依然不会有任何感觉。

不会心如擂鼓,不会紧张到窒息,不会在距离靠近时有所期待,也不会在分开时怅然若失。

因此绿谷于他而言,似乎比他所想像的还要特别。

少年一个人呆立在水池旁,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面对瞬间明晰的心情,手足无措。

由此,轰开始了他旷日持久的暗恋。

TBC.

很好,按这个节奏来看不会太长。松了一口气。

评论(1)
热度(55)
©旗帜一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