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巾儿☆很随意 大概是画画的,偶尔写文。穷苦的大一狗。一直不更新一更更存货。
fgo和原创刷屏

这究竟是爱情吗?还是别的东西?

法雅在干净的石板上躺着大睁着眼,干干地看着教堂的穹顶。有个声音这么跟她说。

"不知道。"她说。

她急于为这种感情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跌跌撞撞地跑到了枪口下。

这究竟是爱情吗?还是别的东西?

她们就像意外被抓进一只笼中的野兽,在经历了长久的寂寞以后互相舔舐伤口。风里雨里没有别人陪伴,最后不得已地并肩而行。

所以这到底是爱情?还是机缘巧合之下不得不在一起的将就?亦或者是一场久旱逢甘霖的不舍?

我不知道。

久旱逢甘霖,恰当得可怕。蓝龙飞过死亡谷的上空时那里降下了第一滴雨。沙漠里的荆棘丛嗅到了一线生机便疯狂地增长,然后在茉莉走了之后负隅顽抗了许久,还是败下阵来死了——但是败下阵来死了。

我会死吗?她问自己。

会的,每个人都会死。

龙呢?

它们的寿命长得离谱。

那么这不是爱情。法雅揪紧胸口的衣服哭出来。

爱情不会是这种,令人难过的东西的。

但你不知道它长什么样。甚至你在它来的时候不会有任何感觉。认命吧,你啊。

如果蓝龙只从沙漠上飞过,那么就算当一簇快死去的荆棘也比雨林里的树好。

这的确是爱情吧。

茉莉走了的话,法雅还会跟久远的以前一样,渴望被爱,渴望爱人。
评论
热度(1)
©旗帜一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