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巾儿☆很随意 大概是画画的,偶尔写文。穷苦的大一狗。一直不更新一更更存货。
fgo和原创刷屏

【MHA/出轰】绿谷少年忧愁极了

【大概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莫名其妙地就在电台采访的时候公开关系了的故事(x】


【已经在一起的未来捏造有】


【我真的好喜欢黑色高领加西装外套】


【短小,段子】

【疯狂ooc】

【娱乐向,写着好玩的,细节东开儿(不】



这是太过正常的一天,和平得要命,晴朗得无聊。



需要接受电视台采访的通知来的突然,没做好心理准备的绿谷出久站在电视台的化妆间门外忐忑不安,担心着自己身上的西服是否合身得体。

即使是在从雄英毕业了以后,身为公众人物的他需要穿西装的场合依然少之又少,毕竟忙得不可开交时采访也有了婉拒的借口,曾经有的几次访谈也都是激烈的打斗后在医院里穿着战斗服完成的。可是这一次不一样,敌人好像约好一起当几天守法公民一样,三天以来没有半起意外。


虽然和平真的很好,绿谷叹气。可是电台采访让人有点头疼啊。



特别是当他走进化妆间,看到早上刚道过别的同居人时,心情更加复杂。

轰抬头看他时也一脸茫然,表示他刚到事务所就被带到这里,说是“因为和No.1私交甚好”所以要作为特邀嘉宾和绿谷同台,还是用一个化妆间。

绿谷顿时一头冷汗。他们的关系应该还没什么人知道——至少他觉得没多少人知道——但两个人只要站在一起就会自动发出的甜腻气息很明显。他很怕电视台知道了什么——什么叫私交,私自交往吗。他忍不住把视线转向轰脖子上突兀地贴着的创可贴,那片医疗用不织布做成的白色小布片已经翘起来了一点,苟延残喘地掩盖着昨天晚上留下来的某种痕迹。


真的不该在这种地方留下痕迹的……。绿谷当即觉得有点尴尬。虽然第二天早上起来他就因为这个而诚恳地跟轰道了歉,而轰摸了摸脖子若有所思,然后反过来安慰绿谷:“没关系的,用创可贴遮一下就好。”
然而那片创可贴目测是一定会被造型师摘下来的了。绿谷着急,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安德瓦要找他拼命时发出的熊熊烈焰。


这可怎么办。他一筹莫展。

“一定要遮住吗……?”轰歪头问他。

“唔……”其实绿谷是很想拉着他的手上台的,只是以“英雄焦冻经历激烈房事,对象疑似英雄deku”作为标题的新闻未免也太限制级,也不够浪漫。


他更希望更加的尊重轰的意愿,在跟轰好好谈过这件事以后再行动。


正在他苦恼之际造型师小姑娘敲门进来了。绿谷已经换好了衣服,简单地画了个妆整理了一下小姑娘就特别兴奋地转身去给轰配服装。不难看出她是轰的粉丝,绿谷站在旁边看着她,手心冒汗,猜测着她会怎么处置那块残破的,旁边没有一丁点血的创可贴。


“焦冻先生,我的个性姑且有一点治愈的能力,创可贴有点破坏效果我就撕了哦。”虽然心中抱着希望,可创可贴仍然在小姑娘询问的目光中被残忍地撕掉了。


“……”


“……”造型师沉吟良久,抬头看看绿谷尴尬的神情,意识到了什么,目瞪口呆,“……真,真是激烈啊。”


“给您添麻烦了……请一定要帮我们保密。”绿谷捂住脸。

“好,好的……”造型师点头,心情难以平复,“但是这样我就,帮焦冻先生再配一套,能遮脖子的衣服好了……”


轰最后得到了一件黑色高领衫,还有一套深蓝色的西服。他从更衣室里走出来,漂亮的西服线条包着他的腰腿,黑色高领衫在不那么一板一眼的同时显得他的皮肤更白了。造型师上下打量他满意地点了点头。轰自己调整了一下袖口和领口,转头对上绿谷的眼睛。

“你觉得怎么样?”他问。略带问讯的目光让绿谷脸上一热:“非常帅气哦。”


虽然是轰的粉丝,造型师看到这种情形还是默默地别开了眼。啧,她想,竟然还以为这是个秘密呢。


到了稍晚一点的直播的时间了。他们在没台本可以背的情况下未免有些紧张,可凭着一份默契一直表现得很好。


“那么下一个问题……”主持人翻着笔记本,“二位的关系一直以来都不错呢,听说最近还一起租了一间公寓?”


“是的。”绿谷回答。关于他们为什么会合租的问题他俩早就准备好了一份答案,两个人的事务所离得近啊交通方便啊房租便宜啊云云。但总之不会触及到关系问题。再加上这是一个正经电视台的正经节目,问题总会正经一点,还是不必要太担心……


“那二位是什么时候开始在一起的呢?”


……前言撤回。绿谷觉得真是造化弄人啊。


主持人看他不说话,把目光对准了轰。

轰也懵,转头看绿谷,眼神里充满了一种“我真的说了哦?”的询问。或许还有一点期待。读出那点期待后绿谷纠结半天紧张地冲他点头。让轰君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应对的话,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雄英二年级的运动会以后…吧。”轰些微低头摸着下巴,后颈的皮肤随着他的动作些微露出来一点,“那个时候回想起以前的事,就在一起了。”

主持人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那个时候就需要出去租房了吗?”

“?”轰不解。

“……?”主持人反应迟钝。其实这个“在一起”是可以有多种解释的,比如“在一起租房”。只是绿谷的所思所想将他推向一个错误的解释,然后徒留他一个人混乱地吐槽正经电视台不正经的职业素养。


“……哦。”结果主持人和绿谷一起反应过来了。

虽然早就察觉了……他俩(果然)早就在一起了吗,明天报纸的头版将会是怎样的惨剧啊。主持人内心惊涛骇浪,试图用多年的主持经验控场,搜肠刮肚地憋出来一句话。


主持人:“……祝幸福。”

———————

再次回到化妆间以后绿谷拉着轰的手长出一口气。后台现在该是一种怎样的鸡飞狗跳呢?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绿谷搓脸。

但是同时另外一种欢欣鼓舞涌上来。他放松了以后轻笑从手指的缝隙里溢出来。轰看着他,伸手摸摸他的头发:“会困扰吗?”

“……稍微有一点苦手。但是现在太开心了。”绿谷摇摇头。他转头盯着轰的眼睛,好一会儿之后他亲了上去。

轰的嘴唇动了动,被绿谷的惯性推得后退了一点,随即他揽住绿谷的脖子回应他。
他的手机放在桌上不停地响着,是轰炎司的电话。轰正专心于与绿谷的亲密,百忙之中伸出手摸索着关了机。

管他呢。轰有点叛逆的心理占了上风,干脆地坐到桌子上,然后扯着绿谷的领带将绿谷拉过来。



当天晚上,看他们进化妆间以后半天没有出来,cast们不约而同选择了回避,并思索起了等下应该怎么打扫卫生这个问题。





end吧





其实我还是想写肉的,黑高领的轰酱,吸吸
出于已经很混乱的节奏问题没有写
想办法补上好了

评论(10)
热度(110)
©旗帜一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