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巾儿☆很随意 大概是画画的,偶尔写文。穷苦的大一狗。一直不更新一更更存货。
fgo和原创刷屏

【韩张】雨中曲

★标题乱起的
☆点文,韩张在雨里湿哒哒的告白,结果我又跑题了【。】
★流水账
☆意识流
★没什么意义和逻辑
☆一发脱离
★ooc ooc ooc
☆别拍砖



下雨并不是什么让人心情愉快的事。雨真正降临之前空气会变得粘滞稠厚,似乎所有的流动都被勒令停运了一样,而从天上掉下来第一滴水起时所有东西都湿哒哒的,所有的声音都分外嘈杂。

目前的时间就还在下雨前粘滞稠厚的阶段。韩文清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深切地与肺积水患者有了共鸣。


此时的韩文清正拎着一把伞站在霸图俱乐部楼下。然而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他记得自己是在什么时候睡下的,而且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是男厕女厕图标,唯一可以区别的就是衣服。

闷热再一次向韩文清冲来。梦境中也是会有感觉的,他记下。

不过做这个梦是什么情况?韩文清皱眉,带着伞在还没有下雨的街上无目的地走着。总不能是潜意识带着自己忆苦思甜一日游什么的……吧。

雨像是倒脏水一样兜头浇下,泼了猝不及防的韩文清一身,透心凉心飞扬。

"……"韩文清看着没来得及打开就没作用了的伞,脸又黑下来了不少。

不管了,反正是梦,又不会感冒。于是他很酷地把伞直接扔到一边,顺着大路走下去。

走了好一会儿,他突然发觉自己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但是到底是什么事他也不记得了。在雨中没打伞,口袋里空荡荡的,还怅然若失,感觉就像失足青年——这个认知让韩文清很不爽。

幸或不幸,这不是现实世界,再不爽也不会有人觉得他是来收保护费的黑社会。所以这一路不光没人给他递钱包,连个给他开俱乐部大门的人都没有。

于是失足青年·韩文清冒雨在霸图周围徘徊良久,绞尽脑汁想找到让自己快点醒来的办法。

结果雨好像突然停了。韩文清一抬头,有个人将伞倾斜到他头上。他认识这把伞就是他之前扔掉的那把,但是他却忘了这个帮他撑伞的人是谁。

"队长,就算衣服已经湿透了也请注意一点。"那个韩文清眼里唯一一个不是公厕标示的人长着一张看了颇为顺眼的脸,他推推眼镜微皱着眉说:"要是感冒我会很困扰的。"

韩文清真的不记得他是谁了,为此他烦死了这个梦。但是他有种强烈的感觉——这个人对自己来说很重要,很重要。他有那么一秒希望自己不要看起来很蠢,毕竟雨水糊一脸的视觉效果并没有电视上那么好看。但想想这个人不大可能因为这个嫌弃自己,也就不多在意了。

我是韩文清,他为了想起这个人是谁而开始整理思路。一个职业选手,霸图战队的队长。

他是用双拳击碎障碍的人。大概也是一个不知道什么叫妥协的人。那么一如既往地站在他旁边的会是谁呢?


那时他已经想起来了,甚至都不需要提问就能确定那个人是谁。但他就是想问一下,想从对方那儿听到被亲口说出的、被确认的答案。

"你是谁?"他问

"我是张新杰,队长。"

伞下的人顿了顿:"是一个会永远在你身边的人。"



"队长?"张新杰艰难地抬起眼皮发现恋人正专注地看着他。非常难得的是明明没什么动静他却醒了。

"没事,继续睡吧。"韩文清说,两条胳膊把张新杰圈紧了一点点。


还真是不错的梦。


end.

评论
热度(14)
©旗帜一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