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巾儿☆很随意 大概是画画的,偶尔写文。穷苦的大一狗。一直不更新一更更存货。
fgo和原创刷屏

【香冰】r15段子



☆aph香冰

★联动反战文

☆发生在他们确定关系之后某次作战回来包扎的时间

★拉灯

☆今天的题目是避开重要部位(们)的色情描写【






一切大概开始于包扎伤口时艾斯兰的一声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叹息和一个应允的眼神。

他们的接吻显得生涩,王嘉龙的犬齿擦破了对方嘴唇上的皮肤,血珠又被自己舌头舔走。

王嘉龙急躁地加深了这个吻,扣着艾斯兰的脑袋的手指开始往下滑,触碰艾斯兰裸露在外的后颈。长着薄茧的指腹探到领子里在突起的脊梁骨上磨娑,这让艾斯兰低喘出声。他各种意义上都挺敏感,王嘉龙想。

一吻结束后王嘉龙顾及着艾斯兰的伤不敢有太大动作,他看着刚刚包扎好的伤口,从绷带边缘慢慢划着艾斯兰的皮肤,感受着伤处周围被侵扰的危机感混合着绷带的异样摩擦感,艾斯兰都快要疯了。

东方人把艾斯兰的手套慢慢脱下来,用小指蹭着艾斯兰的手背。王嘉龙从他的指尖开始舔吻到手腕,抬起头看他脸红颤抖着忍住呻吟。然后王嘉龙含住了艾斯兰的喉结,仔细地感受他喉结的上下滚动。

——他还活着。王嘉龙放心了。

吻的下移遭到了绷带的阻拦,但这并不碍事。艾斯兰肩膀上留了一块疤,王嘉龙用稍微有点起皮的唇来回蹭着那块疤,把艾斯兰本来就不整的衣衫给除了,手指自在地轻点着他背上的蝴蝶骨。

艾斯兰费力分出神看了一眼时间。时间应该是够的。王嘉龙这么磨蹭着他并没有说什么,扣在王嘉龙后背的指尖却因为用力而发白。

于是在医疗室里两个人呼吸着挥发出来的消毒水和酒精,用拿惯了枪的手相拥,做着那些该做的和不该做的事情。

End.

评论
热度(24)
©旗帜一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