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巾儿☆很随意 大概是画画的,偶尔写文。穷苦的大一狗。一直不更新一更更存货。
fgo和原创刷屏

【全职/韩张】一些琐碎的小事

★短短的,写完了
☆如愿以偿地写了韩张
★老夫老夫
☆甜甜甜
★今天题目是【最合适的最完美的死法】,被我写了甜:p
☆OOC OOC OOC
★有一起喜欢韩张的小伙伴吗!!!!!!



这是韩文清和张新杰都退役了以后的事。

两人的感情彼此早就心知肚明,但是在他们都离开赛场后他们才捅破这层窗户纸。 张新杰在退役消息发布的第二天就住进了韩文清家里,彼时烈日烘烤着Q市的大街,他们同居的第一天在三伏天窝在房子里吹空调。 当然第二天张新杰身上留下了一些暧昧不明的红印子,就更不好出去了。 之后十月份的深秋买了大闸蟹,一月份的寒冬吃着涮锅。张新杰依然坚持着晨跑,不过带上了韩文清。 春节他们一起回去见了父母,爸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尤其韩文清的父亲,差点打断儿子的腿。

结果第二年的新春,韩父打来了久违的电话,别别扭扭地吹胡子瞪眼地说你要今年过年不回家那就别再回来了,记得带上那谁。

张新杰的父母也松动了。后来还问要不要帮忙领养孩子。

才不要呢来个小拖油瓶破坏二人世界。张新杰忿忿地想着。

再后来他们去周游世界,去看了意大利的塔吃了法兰西酸酸的马赛鱼汤,跑了跑挪威的自然公园和泰国香火缭绕的佛寺。

——回国之后他们更喜欢家乡菜了。

他们的日子就这么不温不火地过着。宋奇英在战队不忙的时候也会来看看他们,跟儿子似的。

还是不太敢喝酒,偶尔开一瓶撸串儿无伤大雅,但稍微多一点点张新杰就要皱眉头。跟手没什么关系,但是伤肝。在一起的时日总想让它一长再长,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哟老韩妻管严啊?叶修惊奇地说。

亏得张新杰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其带动作用,韩文清身体也很好。一晚上……咳。

一晃就是十年。纪念日倒是和平常没什么不同——但他们跑去扯了个证。

小本儿被好好地收了起来,在宋奇英也退役了参加联盟工作了之后他们经常拿出来回忆一下往昔。

慢慢地过了许久,他俩搬到了一个带花园的平房里,后院的金合欢来了一次又一次的花,他们也来后院喝了一次又一次的茶。

他们在年复一年重复却不单调的生活中头上添满了白发,张新杰和韩文清也被称了爷爷。

在睡梦中张新杰看到了好多年前的他俩。他们轰轰烈烈地拿了一个冠军,执着地追逐后又拿了一个。看到了三伏天自己身上的红印子,深秋的大闸蟹和冬天的涮锅。他看到自己跑在用于晨练的健行道上,旁边是与他一起前进的韩文清——只不过张新杰跑得快一些。

第二天韩文清睁开眼睛望向身旁的老头子,发现他没有依着精确的生物钟起来。

他睡下了。韩文清想。

办完了张新杰的后事,韩文清觉得葬礼的司仪可真够婆婆妈妈的,自己走了可不要这么麻烦,扰清净。他买了两块坟,挨在一起,一块给自己留着。

不久后的某年某月某日,宋奇英照例在周末带着老婆孩子来串门,看见韩文清在后院的石椅上合上了眼。

满树的金合欢开着,似乎在说着他们的至死不渝。


评论(9)
热度(63)
©旗帜一角
Powered by LOFTER